中國機械工業第五建設有限公司

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黨建 > 黨風廉政

天下之事,不難於立法

2019-4-13

890) this.width = 890;" />

         “天下之事,不难于立法,而难于法之必行。”2014年10月23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發表講話:“‘天下之事,不难于立法,而难于法之必行。’依法治國是我國憲法確定的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,而能不能做到依法治國,關鍵在於黨能不能堅持依法執政,各級政府能不能依法行政。”

 

  “天下之事,不难于立法,而难于法之必行”,出自張居正《請稽查章奏隨事考成以修實政疏》。

 

  張居正是明朝中後期傑出的政治家、改革家。張居正在任內閣首輔十年中,實行了一系列新政,史稱“张居正改革”。他在经济上清丈田地,推行“一条鞭法”,極大改善了政府的財政;軍事上任用戚繼光、李成樑、凌雲翼、殷正茂等名將,邊境爲之肅然;人事上整肅吏治,解決了官僚爭權奪勢、玩忽職守的腐敗之風。

 

  爲什麼張居正的改革能夠取得如此的成功呢?除了政策的制定切中了大明的時弊、順應了歷史發展的洪流之外,一個關鍵性的要素在於張居正綜覈名實,創造性地發明了“考成法”。而《考成法》的提出和實施,正是以《請稽查章奏隨事考成以修實政疏》爲標誌和起點的。在這份奏疏中,張居正說:“蓋天下之事,不難於立法,而難於法之必行;不難於聽言,而難於言之必效。”意思是说:“立法不是難事,難就難在讓法律得到良好的貫徹執行;聽人勸告不是難事,難就難在真正聽得進去並且做出實際行動。”落實在具體政策上,就是:六部和都察院把所屬官員應辦的事情定立期限,並分別登記在三本賬簿上,一本由六部和都察院留作底冊,另一本送六科,最後一本呈內閣而後六部和都察院按賬簿登記,逐月進行檢查。

 

  六部和都察院對所屬官員承辦的事情,每完成一件須登出一件,反之必須如實申報,否則以違罪處罰;六科根據賬簿登記,要求六部每半年上報一次執行情況,違限者按例進行議處;最後內閣也按照賬簿的登記,對六科的稽查工作進行查實。這就在制度上保障了改革落措施真正能夠落到實處。以此爲依據,張居正“信赏罚”,“持法严”,通過嚴格的層層督察與嚴密的考覈考績,使各級政府一時形成了“一切不敢饰非,政体为肃”的清明政治局面,大小官吏辦事謹嚴,朝廷的政令“虽万里外,朝下而夕奉行。”一掃從前官吏辦事推諉、扯皮的現象,官員精神面貌爲之一振。

 

  站在今天的角度,“天下之事,不难于立法,而难于法之必行”,对于我们至少有三点启示。

 

  第一,法規政策得到實施的前提條件,是要保證法爲善法。所謂“善法”,不僅指出發點和內容是順應歷史發展潮流、於國於民有利的,還必須保證的一點,就是法規政策必需是務實的,關照到實際的情況,考慮到可能出現的問題,具有良好的可執行性。這也就是《商君書·壹言》中所说的:“法不察民情而立之,则不威。”法令政策的生命力在於執行,所以在立法之初,就一定要考慮到它的可執行性。

 

  第二,法規政策要得到良好的實施,還要有制度作爲保障。以萬曆新政而言,所以能夠得到很好的實施,是以“考成法”作爲保障的。張居正以內閣控制六科,六科督察六部,六部督察地方藩、臬等司及撫按官,再以兩司督察府州縣官,這就架構了完整的考成體系。在此考成體系之上,所有待辦的事件,無不克期而辦,必須做到事事有着落,件件有迴音,而後以執行的優劣作爲考覈的標準。制度的保障,爲“万历新政”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

  第三,法律規則的良好落實還需要當政者以身作則,需要公平公正的態度。 爲官者的一言一行都影響着民衆對法規政策的態度。管仲說:“禁勝於身,則令行於民;上不行法則民不從彼。”就是這個意思。如果官員自己帶頭不遵守法律,又怎麼能要求民衆對法保持敬畏之心呢?公正同樣是法規暢行的基礎。《商君書·勒令》也说:“法平则吏无奸。”由此可見,執法的公平公正是推行政策的必要條件。

 

  “天下之事,不难于立法,而难于法之必行”,說的是執法中依法落實的重要性。推而廣之到每個人身上,其實也在告誡我們:萬事說來容易做來難,但事情只有做出來纔是有意義的,這就愈發凸顯出腳踏實地的重要性。天下的道理說來說去就是那些,真正能將這些道理貫達到生活中的則少之又少。我們要想不斷進步,追求更高的人生境界,就一定要把口頭的大道理落實到實際行動中去,這個過程或許困難,或許痛苦,但收穫的將是全新的世界。

 

  法律從出現的第一天起,就是爲了被執行;道理從被講出的那一刻起,就應該付諸行動。對國家,對集體,對個人,本質上都是一樣的。